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敛艳

心情记录——一种蜕变与成长

 
 
 

日志

 
 

实验动物随想  

2007-04-12 21:54:57|  分类: 实验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又去生理了,又是兔子。和用蟾蜍实验比起来,兔子毕竟是不熟悉;而且由于牵涉的人太多,我实在是不敢动手操作,害怕导致那么多同学都无法实验,虽然我很想动手,至少减轻一点阿菲的内心压力,但我还是停住了。压力重大。但是没有人是熟悉这些生理操作的。

首先是耳缘静脉采血,总是采不出来,没办法,只好从颈动脉放血,这样也就可以全实验室只杀一只兔子而其他兔子就免于心脏采血操作不慎导致死亡的厄运。开始动手了;今天的兔子挣扎得比上次那只挣扎还厉害。在刚刚打开胸腔一瞬间,突然剧烈挣扎,牙套松了,四肢的绳子也松了,挣扎下兔台,开始嚎叫……那种悲鸣声……

以前虽然也有人问我有没有听见过兔子叫,我都不曾留意。但是今天,它就从我的手上挣脱,在兔台上挣扎。我不由想到了实验动物伦理的问题——这两天正好在看这方面的书。是因为抑制传入神经的药比较贵吗?还是因为怕影响实验结果?为什么不用不会引起痛觉反应的麻醉剂呢?我们这样一直不停做重复实验——不可否认,随着知识的深化和要求不同,我们是学到了不同的东西的——而且总是操作相对熟练的同学在做,有没有意义?

那个个性很强的同学说,阿菲一向都这样。她气得扔下解剖刀,冲到走道上去哭。事情是一年以前的动物生物学,也是采血:由于心脏采血实在不行,她提出开胸,大家没有异议,开始操作;结果最后操作失败,而且被老师批评“打了麻醉的兔子也是有知觉的,只是不能动”。她是个特别敏感的人,于是就记住了;我大而化知,没往心里去。那个同学,则在时候严厉批评了她好几次,并且在今天中午听说又要心脏采血后又批评她了。于是她崩溃了。如果她知道不对,为什么没在操作之前提出异议?既然没有反对,并且也参加了操作,就没有权利在事后职责他人;即使她事后想通了,也不应该总是这样刺伤别人,任何人的操作都是从无到熟练,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实验操作就是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而逐渐练习起来的。她有什么权利指责别人?

或许我太过义愤填膺了。个性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