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敛艳

心情记录——一种蜕变与成长

 
 
 

日志

 
 

小学(第二部分)  

2008-02-21 23:20:1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号上的火车,心情一直不好。在火车上人也懒懒的,不想和别人说话;偶尔和妈妈发短信,睡个觉,熬到了学校。元宵节,屋子外爆竹声响了四五个小时;就和在家里时听见的声音一样。可是,人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中午坐在公交车上,看见在放肥姐的一些表演,猜想可能她走了。晚上回来上网,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人事,人世。

帮我买票的不是叔叔,是个小伙子;和我一级,只大我三个月,居然要让我称呼他为哥哥?没有天理!在火车上预见了张娴,聊了聊她们班同学的事情,更加对人世的变迁有许多的感慨。

在车上,看着屋外的风景,整个人闲得很无聊,就想起了一些小学时候的事情。零零星星。

一年级:我爸技巧队出去玩,把我也带去了;所以我去报到的时候,座位是在最后一排和一个非常调皮的男生一起、前方望眼过去全是高个,课本也没有了,还是我爸到处帮我借到了。然后,我和这位韩同学就开始了斗争的一段时间。打、抓几乎成了常事。在经过我妈的教育之后,我不予以还击而成功的让他的恶性被老师知道了,位置调开,我终于脱离了苦海。据闻,这位同学后来去美国转悠了一圈,回来之后开始吃药,变得很瘦。

同样是一年级,我把当时将近100块钱的手表带到了教室里,然后被不知名的某给偷了。使得我至今仍然怀念那块漂亮的腕表,也使得我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敢买几块钱的玩具电子表。直到五年级的时候受到了一个礼盒。

一年级,在那栋教学楼的二楼,楼梯口的教室。据我妈回忆,当时我考了八十多分的成绩、排名倒数仍然非常高兴找我妈签字,被同学的爷爷嘲笑和鄙视。但是我仍然没有丝毫要好好学习的劲头。我妈的学生家长总是说我的成绩一定很好,我妈说小时候看不出来。记得我当时心里想的是,看我以后还学不学习了。但是经过深切的反省,发现学习和人生是自己的事情。不要赌气。

期末考,我妈带我到广西广东海南玩了一圈,没有参加考试。在又咸又湿的海边,我开始学写日记。很多字都不会写,都是用拼音代替;字体歪歪扭扭,我妈说我吃太多鸡爪。

二年级,搬到了球场另外一边的教室。我和苏倩放学回家喜欢绕着公园走,以致时间有些长,被我妈严厉批评,限制20分钟要到家练琴(看日记里,我声泪俱下的写着)。上珠算课,我爸拿出了尘封已久的算盘给我,但是我仍然在学校里买了一个新的、还带有油漆味。爽!做作业,没有做完,被严老师罚抄——一题抄十遍,总共是十一题——于是我的周末在痛苦的抄写及与我妈哼唧中渡过。从此不仅不落作业,而且喜欢提前把作业做了,防治再次被罚抄。爸爸由于带队比赛太辛苦,小感冒引起大问题,生病住院了。我却每天仍然很开心地和我表哥到处耍,直至被我妈心痛得问我我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爸爸差点就没有抢救回来了。于是,我不再喜欢和那个表哥玩,后来疏远了。再后来,见到面也只是打招呼,据说他现在在某处当保安,月薪300。除了他,我妈还不让我和苏来往了。顿时,我似乎没有事情做了。正好开始担任什么语文科代表、班长什么的职位,于是就主要忙着班里的事情了。接下来是什么主题班会,要演一个什么动物的小品,我妈把她当时班上的两位才女派下来给我——董小猫和丁石头。她们俩从那时起就一直深深影响了我。董小猫的演讲和才气,丁石头无数次帅气的举动以及与生俱来的潇洒,加上后来认识的电脑牛人+校歌创作者张xx,还有现在一直联系的霞……她们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给了我那么多的影响呢。然后,我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拨人对我的影响。人民公安大学的“猫x",清华的李靖,成都电子科大的谁,还有另外一个也是同样很高的男生,一起回来看我妈。在麻将桌上的帅气,让我知道原来学习和休闲不是对立的,居然有人可以把麻将打得那么帅。

这年的体育课是最搞笑的一年。老师是雷同学的父亲,下雨的时候他就在教室里给我们讲什么马大哈的故事,平常呢回到器械操场的墙角练平衡,会绕着山脚怕一段山然后下宝华公园再回学校(途中,我们还特别喜欢跳水沟)。

三年级,我们再次回到了老教学楼,分出了一些同学组成了新的班级。(内幕:我是分了出去又被要了回来。)上课的时候会学打毛衣、刺绣、剪贴画什么的,下了课就出来操场上跳皮筋。白同学作为会跳皮筋的男生,教会了我跳一个绕来绕去的一个小皮球还是什么。一班的人才特别多,罗老师有一次终于把冯锃的作业本让我贴到了后墙上让大家观摩学习。漂亮真是漂亮,却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这时我发现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响我妈那样龙飞凤舞写字的。不过,我的审美观至今没有改过来。爸爸身体好了些,回学校做行政工作、没有上课。我中午放学,步行老远去找他,然后他说让我回去找我妈。我饿了,途中经过小卷粉就像让那位伯母先给我两根,结果人家不理我。我终于认识到了她们的势力与我妈的面子。后来我就不曾去那家吃过,反正我找到了更好吃的地方。呃,对了,好像现在没有开了?参加三独比赛,唱歌一个不小心没有进决赛,琵琶严重失误只有拿到三等奖的头一名。5~~~不过,从此开始唱歌,唱了一段时间后参加过一些表演,然后就停了。现在已经连气息都乱成了一锅粥。

当时,琵琶似乎练出了一点小眉目。每个星期都只在还课前的下午练半个小时左右。哦,太佩服自己了。居然学那么快。

四年级,终于搬进了我们学校的最高的那幢楼,鸟笼。身上的职位越来越多,老师让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现在想想,当时他们真的训练了我不少事情。从此开始,班上的女生就开始追着男生一路往下直至操场,就为捶打两下或也不真的追着。为什么?为什么?

学校为了准备六一节的汇报演出,抽调四五年级还有少数六年级的女生排大型舞蹈。于是,我们将尽一个学期的课就荒废掉了,每天都去烈士墓前面的那块空地上跳舞。汇报的时候,学校的传统衣服,拿伞的是白色迷你衣、白色褶群、头上金灿灿的什么花,我们拿花的穿了那套土到不行的市服,把大蝴蝶结移到第四颗扣子、造成孕妇形象。当然,我们的节目获得好评,好像舞蹈全场响起十三次热烈的观众自发的掌声。面子里子都有了。同期,我好像被选入了军乐队进行训练。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上课一个月了,进度严重拖后,甚至我没有自己的管。但是在我的勤奋努力下(汗,我好像没有勤奋过)终于被我在我们黑管里夺得一席之地,似乎我和杨茜一个带着高声部、一个带着低声部?演出也多了,与和平、云锡二小的比拼也进入了白热化。呵呵,想到了那套绿色的服装。开主题班会,忙晕了我。排合唱、练台词、审节目,不过其中我妈帮了我不少就是了。画画,对那三位老师的功底佩服的不得了。不过学了一个学期之后就不了了之了。颜料的尸体被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干得没有样子了。

五年级,似乎开始有同学去补课。我很想不通啦。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要去考一中。或许是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我直到在初中以后,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考。班上的事情太多,我顾不过来,于是把一些职位交给了其他人,也换了一拨朋友。似乎我五年级的同桌一直没有变过,终于打破了之前频繁换同桌的悲惨状况(现在忘了,毕业时统计好像是有十几个?且都是男生?)。学校要建新楼,拆除了我们一二三年级在的旧楼,顺带把我们踢到了一中上课。待了约莫一个学期吧。不用作课间操,不用做眼保健操,离我家非常非常近,下了课就有天井玩(到了高中回到这里的时候,有时候还会回忆起当年的快乐)。出黑板报,这可不是我的强项。有几次似乎周末去加班。不过效率可不高。记得有一次我们把一篇文章的标题的两个字写出了十几个颜色,还有一次为了寻找理想的颜色我们还自己人工磨碎粉笔用水粘在一起,最后得知试验失败。好像有个什么五十六个民族的知识竞赛,我每天就拿着那本民族读本欣赏图片,不好好做事。最后转成演讲。董小猫在这次的演讲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省里第二名的成绩,而第一名是一个省电台名播音员的学生。至此,我对她的崇拜达到了高峰。现在想起来,当时从来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女生会不如男生,很多事情都要和他们拼一拼、比一比,特别是数学作业一类的,我们比速度、比正确率。这样说起来,可能也是那些年的培养导致我比较喜欢和男生接触的原因吧。参加小记者培训团,采访了什么市里发大水后的灾情与重建,吃了顿饭,认识了我琵琶老师的哥哥。第一次到和平了逛了逛。好小的学校哦!

六年级,似乎就比较枯燥了。日子每天都一样,跳皮筋啦、抓石子啦,和同学打打闹闹,和苏在一中办公室的天井里跳皮筋,练练琴,参加三独比赛。这次,我终于一雪前耻,获得了第一名!哈哈,让我得意地笑几声吧。记得当时项曦是第二名。不过,她后来如愿进入了清华建筑,我却只能遗憾地看着校门。我好像还被抓去当学校导游?五六年级,参加学校合唱队,表演了不少。最红还是不可避免地穿上了我们学校的经典服装:迷你衣、百褶裙、金色的头花。惨痛惨痛!

毕业考,奇差无比。居然只考了班上的第五还是第六?不过我也没有压力,考不上不是照样念?但是,但是!这对于我的面子是个打击。推荐考,我终于发挥得比较正常,拿下了估计是推荐考的最高分。和毕业考一拉以后,是学校的第二名。呜呜……至今不知道当时是如何考试的。不在乎,是吗?

之后,就近了初中,有时间再慢慢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