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敛艳

心情记录——一种蜕变与成长

 
 
 

日志

 
 

牛人的风范  

2008-04-25 20:13:09|  分类: 实验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是北京的fly meeting,距离上次由我们实验室做东道主的meeting,已经过去……半年了?看演讲人的名单,郭爱克院士、陈大华(据说是发GD还是DC的小牛,我不认识)等,决定一定要去。

会议开始,我正忙着接水——背对着讲台,以为是一个女性在台上,心里奇怪应该是郭爱克不是吗?上了三楼,突然发现真的是他!破灭了……

他做的是学习和记忆;我暑假的时候做的相关内容。作为一个大家,谦逊、儒雅、温柔;作为一个学者,确实研究了不少有趣的课题;作为一个演讲者,能够丰富一个小时的演讲,吸引我的注意力,能够把许多的问题将清楚。师兄说,他确实有一定的高度了。我承认。所谓院士,当如是。然后是陈大华。他看上去很紧张,一直不停变换姿势、转移身体重心,从语言组织里听,紧张的感觉更加明显。师兄说,他做的确实不错。我说,我不知道。我很难控制自己地入睡了,尽管他的领域与我们实验室的领域更相关……之后是茶歇,我们几个同学兴奋地在一起聊了聊,然后各自继续自己的事业。

同学说,她师兄说我老板很可爱;另一个同学也说,真的很可爱。我问:他认识我老板?答:当然,我老板在fly界,也算小有名气。那么worm呢?

今天下午,来的是Martin Charlie,Harvard的Ph.D., 曾在Utah待过(由此可见,那里曾经还是出过不少牛人的,不要被陈给误导了),Columbia University的生科院院长,美国科学院院士(?);线虫(或者说模式生物)GFP的引入者和拓展者,在GFP的使用方法上发表了不少很牛的文章。想到我们在做的东西就是由他(或者说他的学生)做出来的,心里就是很激动——牛人。报告厅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爆满了,看来大家都很期待他。他穿着很随意,拿出超薄的apple的笔记本是,让我很是羡慕了一番——等俺以后有钱了!他席间不时幽默一下,典型的美国式幽默。但是,很奇怪,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完全不如昨天那种期待。于是,我开始慎重思考一个问题,真是是我选择错了领域吗?

下了讲座,他在各实验室转悠转悠。而我,也不再有之前的兴奋和激动,冷然退场。

老板说,Nobel是迟早的事。是,不错,他确实很有眼光,看准了就去做。师兄说,运气好罢了。不仅仅是吧?眼光好,运气只是一部分;有了运气之后,继续做下去、继续开发新的应用,种种的努力。NOBEL……

我说,今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牛人(因为老板的老板夫妇,也是非常牛的人,我是暂时无缘了);问:王晓东不是牛人吗?好吧,我自动把他忽略掉了。或许是领域不相关吧。还有邓博什么的。

或许,很多人都可以把工作做得很好——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很好地present给其他人。这是一门学问,一门很大的学问呢。前面的路,还很长。

PS:一个同学说,你拿UBC和U of Iowa比,不是相当于拿农大和Cornell比吗?是吗?

陈说,西交的一个著名教授说,上海的一个教授说,胡老板说:去美国!哦,都不考虑学校的吗?好吧!

从五月一日开始,居然在5个月以内不得运输一些药品——……·#¥%—*&!@#$%^&*没有什么意思,纯粹是试一下键盘上漂亮的符号。反正,我不在北京。

但是,为了职业,我又失去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