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敛艳

心情记录——一种蜕变与成长

 
 
 

日志

 
 

又到了迷茫期  

2008-09-19 04:10:53|  分类: 自言自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乎每个星期,在接近周末的时候,如果事情特别多、感觉忙不过来,就会有一种迷茫的感觉——不是崩溃。
昨天早上,Alan带我去见了负责给2个实验室养老鼠的工作人员那里,让我向她领老鼠,顺带学习一下如何养老鼠。突然意识到,坐在电脑前读论文的日子结束了;开始干活吧!
Linh问我想不想学跳舞。当然,只是苦于没有舞伴。于是我们约定下个课程的时候一起去。还没有从喜悦中恢复过来,去到实验室,Elma在准备切片,我就好奇凑了过去,于是就经历了一场杀大鼠血淋淋的场景。自找的!把白白胖胖的大鼠,放到断头台上,一刀下去……她迅速把身体放入塑料袋中,我正奇怪,里面的肌肉开始疯狂挣扎。显然,所谓的痛快干脆并不尽然,或许也只是刀片对神经造成了电刺激导致,但是,或许,也疼呢?虽然我一直说,我们学生物的女生多年来在手术台上的训练已经让我们麻痹了,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于是心情一直郁闷。我以后要一直与小鼠打交道,就算我这轮轮转是先麻醉再处死——不是如此决裂的断头法——那么后两轮呢?我还要继续下去吗?我真的要在生物界里摸爬滚打吗?
结果今天,轮到自己做练习了。16天大的小老鼠,麻醉、削骨。幸运的是,我已经在观察神经细胞的前沿,活体看细胞活动、不用杀老鼠、不用开颅,这样的话我不至于作噩梦。但是,这毕竟不是一项长久的事情。如果将来要脑切片,昨天下午所经历的,大概是不能避免的。回到今天早上,那个有多动症的小鼠,我一次又一次的补麻醉药,大概得有比成年鼠还多2倍的剂量,居然按其脚趾还有反应。最后实在没办法,处死、去上课。上课的时候,瞌睡回来了,整堂课就昏昏欲睡,我还坐在第二排、前面无人遮挡、老师是我第二轮轮转的对象……下课的时候,精神终于回来的。我已经可以预见,待会儿听报告,睡着时不可避免的了。
昨天下午和学校里学中文的partner见面。果真和我预想的一样——虽然是谈论中国文化、中文,但是是用英语交流,所以是他在陪练。呵呵。
晚上是weiner讲突触形成,语速飞快,我经常跟不上——我下课和同学抱怨,说老师不考虑有我这个母语非英语国际的学生在;还有Gussin也是,从来不考虑文化差异;他们回答,Weiner讲专业词汇时,他们有时也反应不过来,所以不是英语问题……
似乎Weiner那里已经有3个轮转的学生了,对比之前他说2个、拒绝了其他,并且不一定招人的话;又突然回想起小道消息,他和中国人闹过矛盾、所以不太喜欢招中国人……我心里极其郁闷。
轮转整件事情,把我搅得焦头烂额。有时候感觉空有想法,机会却不成熟。不知道如何处理。
现在又开始困了。明天8点就得过河去显微镜培训,下周一的讨论科要读2篇论文,周四遗传学中期,再下周周一要论文和问题讨论,周三要神经两个中期……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